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同时

2020-02-26 11:41

确定红线范围是重点,也是难点,难就难在要处理好开发和保护的关系。当前,一些地方存在顾虑,担心红线范围划大了影响经济发展,希望预留更多发展空间。

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邹长新撰文指出,实施用途管制的关键在于建立产业准入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,实行清单化管理,提高准入门槛,严禁不符合生态保护红线主体功能定位的开发建设项目。同时,需要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,建立政府转移支付、发展绿色产业、政策与人才倾斜等多渠道生态保护补偿机制,真正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。

一条生态保护红线,要能够管控所有重要生态空间,充分体现“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”的要求。在红线划定工作中,摸清家底是前提。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,把具有特色重要生态功能的森林、草原、湿地、海洋等生态空间划入生态保护红线管控范围,构建国家生态安全格局。

2000年,湖州安吉就已提出生态县规划并划定生态红线。当年做出的决定,意味着这个并不富裕的山乡小县,需斥资5000多万元,搬出划定区域内的企业。而在坚持“生态立县”的江西省资溪县,为保护生态环境,近3年来,这个财政收入仅6亿多元的县婉拒了近百个工业项目,累计投资300多亿元。

相关负责人指出,划定生态保护红线不能计较一时得失,要站在历史的维度,牢固树立对子孙后代负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把事关国家生态安全的区域都划入生态保护红线范围,做到应划尽划,应保尽保。

在各省划定的基础上,要汇总形成全国生态保护红线“一张图”,这就要求各地在数据、方法、成果上做到统一,在工作中必须要下足“绣花功夫”。河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博士李霄宇作为技术组专家,参与了河北省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工作。他说,最繁重的工作是进行区域边界处理,为了确保划得精准,他们20多位专家用半年多的时间,对红线边界进行一米一米的人工修订。之后,还有征求意见、进行过5次集中核对、修订、完善,还有不计其数的单独修订。

网站统计
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