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而作为首都

2020-01-24 05:20

连日的雾霾天气,让半个中国都陷入了严重的污染当中,而作为首都,北京获得的关注度自然更高,大家纷纷出言调侃北京的雾霾,例如:京城已经改名非城,因为非城“雾”扰;我在路边等你,等着等着,天就黑了,我在帝都等你,等着等着,脸就黑了……除此之外,网友们还填了 《沁园春·雾》,改了《北京北京》的歌词,甚至就连 《人民日报》都不甘寂寞,刊出了“厚德载雾,自强不吸”的标题而在此期间,“北京咳”这个名词也不胫而走。

其实,我们对于“北京咳”这个词汇,并不应该执着于“北京”上,而应该执着于“咳”上,应该执着于造成这种“咳”的罪魁“污染”上。我们没必要矫情于这个词汇是否侮辱了北京,而真的应该学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态度,改变我们的经济发展模式,真正地创建环境友好型社会,这样才能早日让北京、让中国“去咳化”。

大家的调侃,让我们笑着、气着、叹着,在其中,除了那一些黑色幽默之外,我们更多的只是对污染现状的无奈和对环境治理的一种期盼,这显然不是针对北京的“极度侮辱”,而只是说明了北京在很多人心中的地位,这个城市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中国的现状同样,我们的医学专家也不必对“北京咳”这个词汇耿耿于怀,只能说北京这个地方在很多外国人的心目中,就可以代表中国。

如果我们的医学专家还不解气,那么你们可以想想另一个用地名命名的疾病:香港脚。香港脚其实就是一种脚癣,它绝不仅仅是香港才有的疾病,而是因为殖民地时期,英军从高纬度的欧洲来到了低纬度的香港,因为不适应这里的湿热环境,而纷纷患上脚癣,不明就里之下,才给这种脚癣起名叫做“香港脚”,并约定俗成。对此,我们并没有见到香港人认为这个词汇是对香港的 “极度侮辱”。

北京等全国多个城市近日遭遇的持续数天的雾霾天气,让一个在外国人中间流传若干年的略带玩笑叫法“北京咳”,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。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何权瀛非常激动地对记者说,“在没有找到明确的证据之前,不能说什么"北京咳",这词儿是对北京的极度侮辱!”(《经济参考报》1月21日报道)

除此之外,我们还能见到诸如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、“巴黎综合征”、“地中海贫血”、“江户病”等很多以地名命名的疾病,这些地方的人们也都同样过得心安理得,没听说他们哪一个站出来义愤填膺地认为这是对他们的 “极度侮辱”。

网站统计
RSS